在金魔尊王與上海交談之際,各大超級勢力的尊王也在囑咐著下方的強者,特別是那些尊者層次的人物,以及所帶來的逆天人物們,讓他們做好一些安排,以免出現意外。
  “諸位道友,可否準備好了?”海龍尊王問道。
  “可以了!”
  “嗯!勞煩海龍道友了。”
  眾位尊王紛紛應聲,每個人臉上都頗帶著凝重,畢竟這可是荒古結界,擁有神秘莫測之威,雖然自信能否自保,但很難說得清楚,是否最後會出現意外,所以小心一些為妙。
  微微頷首,海龍尊王收斂了微笑,與六位尊王協同飛向潰神結界處。
  所有目光,全都集中在七位尊王身上。
  只見!
  海龍尊者位於最前方,嘴裡默念晦澀古言,雙手連連比劃,每一次比劃都帶著玄妙的軌跡,一道道神秘莫測的符印漸漸化出,而他身上的水屬大道也激蕩起了無盡的漣漪。
  “附!”
  隨著海龍尊者一聲輕叱,萬千符印隨著道道漣漪,緩緩依附在潰神結界上方,他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呲呲……
  一陣陣的激盪聲傳來,只見潰神結界將符印接連震碎。
  感受著這股恐怖的神秘力量,金魔尊王等人的神色越加凝重,這股力量實在太強橫了,若是稍有不慎,可能會真的殞落在此處。
  “結!”
  海龍尊者大喝!
  嘩!
  驚天狂潮湧出,宛若無盡的汪洋掀起的滔天巨浪,這股強猛的威能,全部灌入了萬千符印內。
  霎時!
  潰神結界被鎮壓住了。
  “諸位道友!可以出手了。”海龍尊者趕緊說道。
  唪……
  六位尊王紛紛釋放出自身威能和氣勢,萬里虛空徹底淪陷了,無盡的罡風全部被絞滅,這就是尊王之威,任何一位都有著翻天覆地之能,更何況是六位尊王同時出手。
  啪!啪……
  尊王們四散開來,齊齊對著潰神結界拍出一掌,緊接著各種大道湧現而出,將尊王們襯托得如同神祇似的,原本覆蓋在潰神結界上的萬千符印,開始流轉到尊王們體內,吸納了大量威能後,再返回落在潰神結界上。
  靜!
  在場各大強者和大人物們都屏住了呼吸,靜靜的等待著。
  寬達千里的潰神結界,在七位尊王共同施壓下,不斷的壓縮著,只是片刻的時間,就已經達到了百里左右了。
  “諸位道友,看來這一次很順利。”海龍尊王說道。
  “嗯!”
  “無需多言,還是先將這結界打開再說吧。”臨天聖地的尊王說道。目光灼熱的盯著那顆聖主之心。
  “說的沒錯,一起加強威能,將結界破開。”天一聖地的尊王提議道。
  “好!”
  諸位尊王身上再度迸發出了強烈的氣勢,赫然已經用上真正的力量,隨著這七股強絕的力量衝擊而出,潰神結界被壓縮到了十里左右,整座結界開始晃動起來,顯然已到了破碎邊緣了。
  啪……
  結界出現了裂痕。
  曜日尊王等人雙目頓時一亮,眼中透出驚喜之色。
  陡然!
  潰神結界猛地一顫,虛空徹底變了,無邊的黑暗瞬息籠罩了下來,只見所有尊王都受到了影響,渾身抖蕩的威能變得不大順暢起來,通體就像是陷入了泥沼中一樣,連動都不能動。
  與此同時!
  一股莫名的力量侵襲而出。
  “界中界……這是混合結界……”海龍尊王頓時為之色變,“諸位道友小心,潰神結界中隱藏著另一個結界,這股腐蝕力量……不好,是蝕骨極寒,大家快自行防禦……”
  咻……
  力量激蕩了出去,就像是轟入湖面的巨石掀起的漣漪一樣,瞬息遍及萬里之外,無論是誰,包括各大超級勢力的大人物,都被捲入了這股可怕的蝕骨極寒之中。
  如此異變,令在場之人無不心顫。
  像是突遭暴雪侵蝕般,在場的所有大人物都受到的影響,全部被定在了原地,連動都不能動分毫。
  極致之寒侵襲而過,上海感到自己的骨頭都要徹底凍結了,原本還以為自己會被定在原地,可在經歷了短暫的凍結後,那股極致的凍意消失了,再度恢復了活動能力。
  “嗯?”
  上海面露疑惑,難道這股蝕骨極寒因為是餘波,所以威力並不是很大?迅速掃視四周,愕然的發現,不遠處的一些強者也在面面相覷,而那些大人物依舊呆立於原地。
  怎麼回事?
  這不止是上海的疑惑,也是在場強者們的疑惑。
  再看各大超級勢力的逆天人物們,也是一臉迷茫和不解,因為他們也經歷了方才短暫的凍結,此刻全都恢復了,可是那些大人物們,此刻依舊還處於凍結的狀態,就像冰雕一樣,全身威能和大道盡數被禁錮了。
  再看七位尊王,此刻還位於原地,通體不斷勃發出強大的威能和大道之威,與那從黑暗中落下的蝕骨極寒對抗著。
  金魔尊王通體被無盡金屬包著,各色鋒芒不斷刺出,雙手抱在胸前,執掌著金屬大道規則。
  其餘尊王也是如此,曜日尊王的實力要稍弱一些,顯得有些吃力,不過有神木尊王在一旁協助,算是勉強抵禦住了蝕骨極寒。
  “難道,這古怪的力量只對大人物有效果?對我等沒有效果?”
  “很有可能,不然我們早已被凍結了。”
  “大人物們的大道早已入體,而我等不過是運用大道而已,據文獻記載,在遠古時代有著諸多奇特的結界,據說這些結界能夠專門對付某一個境界層次的人物。”
  在場強者紛紛猜測著。
  “大哥,你感覺如何?”
  “暫時沒事,這蝕骨極寒結界的威力雖強,但也未必能夠奈何得了我。兄弟,潰神結界已破,如今所有大人物都被禁錮住了,你可趁此機會將聖主之心帶走。”金魔尊王提醒道。
  聖主之心……
  上海迅速望去。
  只見潰神結界正在迅速迸裂,那一顆懸浮的聖主之心,四周環繞著浩瀚的生機,金翠通透的外形上,佈滿了源自天地大道的本源。
  不止是上海,在場的強者們,全部都將目光集中在了聖主之心上。看著那破碎的潰神結界,還有被禁錮的大人物們,大部分的強者心思都出現了異動,哪怕之前沒有想法者,如今也有了想法。
  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尊王和大人物們都被禁錮了,此刻再不出手,何時才能出手?
  “只要獲得了聖主之心,交予宗門,我定會被重點培養,再不濟也會賞賜諸多寶物予我。”
  “聖主之心,據說蘊含著聖主一世威能,若能全部吸納……並獲得聖主傳承,說不定我就是聖主了。”
  聖主之心就在眼前,在場的強者心思異動越加強烈。
  面對沒有結界保護的聖主之心,沒有人不動心的,無論是交予宗門,還是自己奪走,找個隱秘的地方使用,都會給自己帶來莫大的好處。
  “搶!”
  “聖主之心是我的。”
  “放屁,是我的。”
  隨著一位強者出手,其餘強者紛紛出手了,各自施展秘法,以最快的速度沖向聖主之心。
  尊王和大人物們都無法參加搶奪了,自然此物最終會落入在場強者中的其中一個手裡,這乃是莫大的良機,誰不想把握?
  陡然!
  即將崩潰的潰神結界,碎片全部化開,並組成了一個巨大而薄的黑色屏障,將四面八方擋了起來,最先沖過去的強者,頓時沒反應過來,一頭撞入了黑色屏障中。
  強絕的力量壓製而下。
  嘭嘭……
  踏入裡面的強者,全部被震得支離破碎,血肉橫飛而出,隨後而來的強者,嚇得臉色煞白,趕緊停了下來。
  誰都沒想到,已經破碎的潰神結界,竟會再生突變,幾乎所有撞入的強者都被碾碎了,不過也有幸運的,只被碾碎了一隻手臂或是半個身子而已,這些強者早已忍痛退出。
  “怎麼會這樣……”
  “這到底是什麼?”
  “難道又是遠古結界?”
  趕來的強者位於萬丈之處,不敢再靠近分毫,唯恐被當場碾碎。
  “這不是遠古結界,是萬岳結界,裡面蘊含著極為可怕的重壓,若是能夠撐過去,就能奪得聖主之心。”一位強者認出了這個結界。
  “萬岳結界?”
  “真的只要撐過去,就能奪得聖主之心?”
  “當然,不過你別做夢了,萬岳結界的威壓至少都是百億鈞,哪怕是大人物也未必能夠撐著這重壓踏入裡面。”方才那位強者禁不住潑了一盆冷水。
  百億鈞……
  在場強者們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等重量是何等的沉重,誰能夠撐得過去?
  “百億鈞?本座倒要試試看,以前撐過三十億鈞的重量,這百億鈞應該不在話下”一位天道巔峰的高人說道。
  話音一落,此人身上湧現出了無數詭異的遠古紋路,原本的氣息徹底變了,宛若遠古的一位強者降世,在其身後還浮現出了遠古神祇的虛影,赫然,這是一位擁有著遠古強大血脈的人物。
  見到這位高人展露出遠古強大血脈傳承之威,在場的強者無不投去羨慕之色。
  如今這個時代,有不少遠古時代的強大血脈傳承者,只是奈何血脈稀薄無比,很少有人能夠激發出自身的先祖血脈力量了,像此人能夠激發出來,顯然其先祖在遠古時代也是很恐怖的人物。
  咔嚓……
  這位天道巔峰的高人一步踏入,百億鈞重力壓落而下,渾身皮膚發出迸裂的聲響,在一步落定後,此人穩穩站住了,只是皮膚被壓裂而已,內裡完好無損,這讓在場的強者無不感到心驚,莫非聖主之心要被此人奪得了?
  “哈哈……百億鈞,也不過如此,聖主之心屬於我了。”這位高人大笑,跨出了第二步。
  嘭……
  這位高人當場爆碎了,血肉飛濺,生息消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