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金屬鏈條的聲音傳來,只見這齣現的臉上有疤痕的男子手上拽著六根不知用何種金屬打造的鍊子,上方佈滿了古樸的紋路,而在鍊子的另一端,則扣著六個人的脖子上。
  這六人如同奴僕般跟在後方,表情木然,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不過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令人心震,其中五人竟然是大人物,顯然五位大人物是被此人奴馭了。
  更讓在場強者震驚的是,另一條鎖鏈捆著的赫然是一位尊者。
  尊者……
  不少強者皆感到心顫,尊者是何等層次的人物,放在超級勢力之中,也是長老一職的人物,如今竟被眼前這個男子奴役著,連尊者都能夠奴役,這男子的實力該有多恐怖。
  “獸王……”
  縱使是一言不發的臨天聖童,都禁不住吐出這兩個字。
  這是疤痕男子的名字,至於他的真正名字,卻是無人得知,更古怪的是,此人出道至今,並沒加入過任何一個超級勢力,向來我行我素,東荒三大聖地曾暗中發出過邀請。
  讓此人加入自身勢力之中,並許以第一位繼承人身份,但都被拒絕了。
  而在此之後,有一些大勢力曾邀請都遭拒,甚至有的惱羞成怒,追殺獸王,但最後卻被此人連殺不少,時至今日才不過二十餘年,獸王一直在東荒四處險地走動,卻無人能夠撼動。
  有一些知名宿老曾言,獸王若是不殞落,他日必成聖主。
  這句話並未流傳出去,但卻在各大超級勢力的逆天人物之中流傳著,可以看出獸王的潛質有多可怕。
  如今!
  獸王單身一人,還拉著奴役的五位大人物和尊者出現在此地,哪怕是尊王也不敢將其忽視。
  “此子體內蘊含著滔天獸性……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兄弟,遇到此人你要小心了。”金魔尊王告誡道。
  以其境界和修為,再加上三千餘年來的修煉生涯,自然能夠看出獸王的潛質有多可怕,如此年輕就能奴役尊者了,縱使那位尊者實力在同境界之中屬於一般的人物,但也很驚人了。
  就算換做金魔尊王本人,在天道巔峰這等境界的時候,也不過才堪堪與一般大人物並齊而已。
  “嗯!”
  上海微微頷首。
  以他強大的感知,自然能夠察覺得到這位名為獸王人物身上的滔天兇性,此人比起天芒等人還要可怕,不止是實力上,還有此人的傲桀不馴,以及那種逆天的氣勢。
  沒有任何勢力依靠,單獨一人就達到這等程度,這樣的人是最可怕的,比起超級勢力培養的逆天人物更為可怕,一旦交惡,若不能將其當場擊殺的話,絕對後患無窮。
  在上海盯著獸王的時候,後者微微側過頭,目光閃爍著一抹兇性,就像是蓋世凶獸看到了驚喜之物般,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顆犬牙,不過他沒有出手,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很強……
  上海目露凝重,有生以來,獸王是第一個讓他心生忌憚的同輩人物,至於其餘人物,哪怕是天芒等人,都沒給他帶來如此沉重的感覺。
  目光橫掃而過,除去天一聖女投來目光,微微頷首打招呼外,認識者則是死死的盯了上海一眼,不認識者瞥了一下後,就收回了目光。
  天一聖女顏無霜還真與那位神秘女尊者認識,二者雖沒有靠在一起,但彼此之間卻以某種秘法用靈識傳音。
  以天罡神訣的妙用,上海能夠感知得到,不過卻是無法破開秘法聽到二人在交談什麼。
  神秘女尊者的存在,讓上海始終感到不大安定,因為此女給他的感覺,實在有些危險。
  陸陸續續!
  各方勢力的強者和大人物都來了,因為有尊王在場,那些大人物都沒隱去身形,而是根據自己所在勢力和認識之人,相互站在同一處,一邊掃視著周邊的強者和大人物,一邊盯著聖主之心。
  若不是因為聖主之心周邊環繞著神秘的可怕力量,連大人物都會被瞬間滅殺的話,眾人早就動手了。
  與此同時!
  各大超級勢力的尊王聚在了一起,連同金魔尊王也被召了過去,雖然彼此之間敵對,但在場之人都是尊王,若是錯漏了一位,屆時引發對方不滿,在關鍵時候發難,可就麻煩了。
  而且!
  東荒各大超級勢力也不是鐵板一塊,再加上金器世家這一次來了兩位尊王,這可就讓其餘勢力的尊王心生忌憚了,所以,縱使曜日和神木尊王再不願意,也只得讓金魔尊王加入進來。
  “諸位道友,可看出這聖主之心四周環繞的神秘力量是何物沒?”天一聖地的尊王開口說道。
  “此力量極強,連大人物都無聲無息的被滅殺,我等若強攻,可能會有不小的風險。”
  “沒錯,所以在下才詢問,能否辨清這神秘力量來源,這樣我等屆時也好想辦法解開這封鎖,至於聖主之心能否獲得,就看個人氣運了。”天一聖地的尊王說道。
  “這神秘力量與魔土的有些相似,會不會是‘恨’字兇威的延續?”北境聖地的尊王沉聲說道。
  臉色有些異樣,畢竟昔日的“恨”字兇威,導致北境聖地無奈拋棄了原本的主宮,大舉遷移,而原本盤踞了七千餘年的地方,此刻也化為了魔土。
  “有這個可能,若是那等兇威延續……恐怕我等就難以入內了,昔日連尊者都難以承受這等兇威力量,最終爆體而亡,化為膿血,縱使我等為尊王,也未必能夠堪破啊……”臨天聖地的尊王微微頷首。
  “既然都沒辦法?那還說什麼?”
  金魔尊王攤了攤手,“依我看,還不如憑各自能耐,無論強攻還是其餘辦法,都靠個人。”
  “既然如此,金魔尊王為何不先出手?”曜日尊王挪揄道。
  “我憑什麼先出手?你是想著,我先破開,你後來居上,再來搶奪不成?”金魔尊王回瞪了一眼,“不過,以你的能耐,也搶不過本尊王,識相一點,還是站一邊去吧。”
  “你……”曜日尊王氣得渾身顫抖,雙目滿是怨怒,浩瀚氣勢湧出。
  “怎麼?還想打一場?”金魔尊王眸子一凝。
  “打就打……”
  曜日尊王被激起了火氣,昔日被打傷之事,更是讓他怒火難以遏制。
  “兩位切莫動火氣,與其花費力氣來大打一場,不如先解決此事?”海龍尊王開口說道:“在下倒是能看出此神秘力量來源,若在下沒看錯的話,這保護聖主之心的神秘力量,應該是一種遠古結界,此結界名為潰神結界,乃是昔日那位魔土走出之人所下的。”
  “他為何要下?”其餘尊王不僅問道。
  “也許是因為他無法取走聖主之心,又怕被人奪走,所以下了這等潰神結界,一來消磨聖主之心殘餘的聖主之威,二來則是防止被人奪走。”海龍尊王緩緩說道。
  “既然海龍尊者知曉這結界,那我等該如何破除?”神木尊王開口詢問道。其餘尊王也紛紛投來迫切的目光。
  海龍尊王乃是天海龍家之人,在東荒之中,天海龍家的名聲不錯,倒是很讓人信任,而海龍尊王從修煉至今,從未招惹是非,名聲在尊王之中,也算是非常不錯的了。
  “若是我一人解除的話,實在不易。不過有諸位道友在,我等聯手也不是沒有辦法,不過解除過程定然會有風險,所以諸位道友可以考慮一番,是否值得冒險……”海龍尊王說到這裡,沒有繼續說下去。
  “海龍道友有多少把握?”金魔尊王問道。
  “頂多五成。”
  “五成……”
  “如果失敗呢?”
  “那就看諸位道友的保命能力了,有一定殞落機會,但不會很大,頂多損失一些修為罷了。”海龍尊王說道。
  尊王們沒有再吭聲,而是在考慮得失,修到他們這一境界不易,受損還好,以他們的勢力背景,只要不是致命傷害,恢復過來還是很快的,而以他們的實力,也沒這麼容易殞落。
  思索再三,天一和臨天聖地的尊王率先點頭同意出手,其餘尊王隨後也沒什麼意見。
  聖主之心,對於尊王來說,也有著極大的誘惑,無論是裡面的威能還是傳承,若是能夠堪破一些,指不定會讓常年難以提升的實力,再度提升一些,若是運氣逆天的話,指不定能夠堪破自身大道,擁有問鼎聖主的機會。
  隨後!
  各大尊王商議了一番,敲定了半個時辰後動手,然後就回到了各自的勢力中去安排一切事宜了。
  五成的把握,已經不算低的了,一旦成功開啟的話,屆時就會進入爭奪聖主之心的過程中,對於尊王們來說,這才是最為關鍵的,特別是金器世家的曜日和神木兩位尊王,咬牙吞服下頂級靈丹,將自身損耗的威能恢復過來。
  “兄弟,等一下開啟這潰神結界後,將可能會有一場大戰,屆時大哥可能無法完全顧及到你,所以你自己要小心一些。這東荒各大超級勢力都不是吃素的,他們這一次派來的高手,未必只有這些……”金魔尊王提醒道。
  “那大哥你的意思是說……暗中可能還有……”上海說道。
  “嗯!肯定會有,世間神異秘法無數,我也無法堪破所有,指不定就有某位尊王學有這等驚世秘法,隱藏了自身……所以你要小心一些,無論如何,都要先保全自身。”金魔尊王說道。
  “我知道該怎麼做。”
  “那就好!若真有意外出現,你能走就先走,至於我,你就無需擔心,大哥自有辦法離去。”
  金魔尊王一再交代,顯然此刻他也沒多少底,特別是這一次尊王來了不少,還有一位神秘女尊者,以他的見識,不難看出此位女尊者頗為關注上海,若是善意還好,若是惡意的話……
  不過,他也不是很擔心,因為上海還有紫狐在,至少安全上有所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