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瞳孔微微一凝,對方竟能喊出自己的名字,這讓他不由感到吃驚,雖然他的名聲在東荒已經傳遍了,但是真正認識他的人並不多,而眼前這位女尊者,兩人之間從未有過任何交集,可以說是相當陌生,對方竟然要找自己借東西,而且還是一副肯定的語氣。
  “玲瓏玉棺。”神秘女尊者說道。
  “玲瓏玉棺……”上海臉色微微一變。
  關于玲瓏玉棺之事,知曉的人更少了,只有寥寥數人而已,神秘女尊者竟然知道……
  “你怎麼會知道我有玲瓏玉棺?”上海沉聲道。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我不止知道你有玲瓏玉棺,還有你身上的大荒聖鼎,以及你所具有的太古天魔軀,我都一清二楚。”神秘女尊者款款說道,聲音飄忽不定,令人難以捉摸其語氣蘊含的真正意思。
  “大荒聖鼎?”
  “就是你所獲的那一尊小鼎,此物非凡,能夠獲得,你機緣還真夠深厚的。”神秘女尊者說道。
  連小鼎都知曉……
  上海深吸了一口冷氣,這神秘女尊者到底是何來歷,像小鼎這等隱秘之物,雖然他用了幾次,但很少會在人前顯示,莫非是金器世家的曜日尊王將自己擁有小鼎之事告知?
  “那麼你這一次並非是為了聖主之心而來?而是為了玲瓏玉棺?亦或是大荒聖鼎?”上海說道。
  “大荒聖鼎,此物雖來歷不凡,但卻於我無用,我只為玲瓏玉棺而來,這絕世古器,你如今也無法催動,不如先暫借於我,他日將此物返回給你就是了。”神秘女尊者說道。
  “抱歉,在下從無借物習慣。”上海說道。
  “你敢拒絕我?”
  神秘女尊者聲音忽然冷了下來,一股神秘的波動忽然傳來,瞬息湧入了上海的識海深處,直接穿過罡識,瞬息落入了魂魄之中,而那如同古神般沉睡的魂魄,似乎被驚擾了一般,猛地睜開了雙瞳。
  轟……
  天地彷彿被震碎了。
  “荒古神靈之魂……”
  神秘女尊者發出驚呼,“你怎麼會有這荒古神靈之魂?難道你是中荒的荒古神族的後人……”顯然!女尊者受到了那尊如同古神般的魂魄震懾,沒有再放出神秘的波動。
  “荒古神靈之魂?中荒的荒古神族?”上海一震,這神秘女尊者竟認識自身的魂魄,難道這中荒的荒古神族與自己在大荒世界的身世來歷有關,又或者自己的父親是荒古神族之人?
  “你還知道些什麼?”上海傳音道。
  “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訴你。你倒是有意思,身上秘密層出不窮,竟與荒古神族都有密切的聯繫,難怪連無霜都會對你刮目相看……”
  “無霜?天一聖女……”
  上海心下一驚,這神秘女尊者竟與天一聖女熟悉,而且看樣子還不是一般的熟。
  “既然你不願藉,我也不強求。我可以保證,你會有求我的一天……”神秘女尊者說完,收回了傳音。
  原本還以為此女會離去,但她卻依舊在原地,由於氤氳籠罩,難以辨識她的模樣,自然也看不出她的想法如何。
  上海也沒再動聲,因為此女身份來歷極為神秘,給他的感覺還頗為危險,若沒必要的話,還是不要與對方交惡為妙,以免增添諸多麻煩。
  刺啦……
  虛空再度碎裂了。
  只見一艘巨大的神舟穿梭而出,而在神舟上,屹立著諸多年輕男女,赫然是北境聖地之人,而那一艘神舟激盪著濃郁的寶光和靈性,此物不但是一件須彌之器,而且還是一件道器。
  為首的除了一位尊王和兩位尊者外,還有如今的北境聖女薛雪,不過貴為聖地第一繼承者的她,此刻竟站在第二位。
  站於第一位的居然是一位年輕男子,此人唇紅齒白,生就一副風流倜儻的模樣,不過一對劍眉卻聳立著肅然之色,頗有一番王者風範,只是頗為面生,眾人都不大認識。
  “北境玄冥……”器體天芒突然抬起頭,雙目鋒芒畢露,雙目死死的盯著這一位年輕男子。
  “器體天芒?你也來了?”
  名為玄冥的男子笑了笑,原本沒有氣勢的模樣忽然變了,一頭黑髮狂舞而起,滔天氣勢湧現而出,天地大道竟被此人給震開了,而他的體內竟升出了一種前所未見過的古怪大道,就像是一種斥力般,不與任何天地大道相容。
  二者的氣勢衝撞在一起,竟相互抗爭了片刻,彼此之間不相伯仲。
  如此一幕,讓在場強者禁不住一陣心震。
  器體天芒方才挑戰金魔尊王,實力之強,眾人可是看在眼底,這樣的逆天人物絕世難見,數万年都難得出現一位,如今北境聖地的這個陌生男子,名不見經傳,竟擁有對抗器體天芒的能耐……
  兩位!
  同一個年代,竟在東荒出現了兩位絕頂逆天人物,難道這東荒的天真的要變了麼?
  上海頗為訝異的看著來者,此人也是天道巔峰的實力,但給他的感覺,絲毫不在金器世家的器體天芒之下,更為古怪的是對方的大道,極為詭異,竟排斥諸多天地大道。
  “這是逆反大道。”金魔尊王說道。
  “逆反大道?”
  “嗯!一種特殊的大道,極難感悟。數万年都未必會有一人能夠感悟得到,要獲得逆反大道,必須得剝除自身大道,連根源都要徹底剪除。而且,感悟這等大道是要付出慘重代價的,在感悟初期,必須得承受魂魄被剝離之苦,稍有不慎就會魂飛魄散。”
  金魔尊王款款說道:“所以,億萬人之中,都未必有一人能夠感悟得到逆反大道。沒想到,北境聖地竟然有這樣一位感悟逆反大道的傳人……”
  “逆反大道有多強?”
  “能排斥所有天地大道,世界分陰陽,天地大道為陽,逆反大道為陰,天地大道有三千之數,而逆反大道只有一種,感悟此道者,若修到大成,就可對抗三千天地大道……”金魔尊王說道。
  “對抗三千天地大道……”上海心中一震。
  三千天地大道,可不止三千,而是所有大道。
  這逆反大道竟然如此可怕,修到大成後,竟可與三千天地大道對抗,這豈不是說,若是此人達到至高聖主境界的話,哪怕是同境界的至高聖主都會為之頭疼?
  畢竟!
  修煉者位於天地之間,幾乎所修的都是天地大道,除非修的是其餘特殊大道,不然將會被逆反大道所克制。
  也就是說,這北境聖地的這一位傳人先天就有極大的優勢了,無論對上任何一位修煉者,只要不是修煉特殊大道者,都會被其穩穩克制住。
  北境聖地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個人物?
  上海心道。
  不過很快就釋然了,各大超級勢力都不會將真正的傳人擺出來,至少前期不會。
  像北境聖女薛雪等人,雖被譽為傳人,但他們並非是真正的傳人,只是各大超級勢力擺放在明處的人物罷了,真正的逆天人物,都是被各大超級勢力雪藏著的,只有在修煉到一定程度後,才會讓其出來歷練。
  無論是金器世家的器體天芒,還是北境聖地的玄冥,二人不但是被雪藏的逆天人物,而且還是超級勢力真正潛在的底蘊傳人,他們才是超級勢力年輕一代的代表人物。
  天芒與玄冥對視了片刻後,就收回了目光,雖然二者戰意盎然,但也不會在此刻交手。
  畢竟!
  對於這等逆天人物來說,一旦交手,那就是年輕王者之戰了,屆時必須得分出勝負,勝者為王。
  所以!
  不到萬不得已的程度,這些人物是不會輕易交手的。
  這時!
  虛空再度撕裂了。
  臨天聖地與天一聖地接連到來,每一個勢力都有一位尊王帶領,顯然他們都知曉此地有尊王在場,自然也不會隨便派一位尊者前來,除去熟悉的臨天聖徒和天一聖女,還有些許熟臉之人外。
  兩大聖地之中,還有幾位陌生人物,特別是為首之人。
  臨天聖地為首的是一位七八歲的孩童,穿著一件小褂子,一副稚氣未脫的模樣,但是渾身激蕩的氣息,卻令人心震,竟然已達到了天道巔峰了,而且這孩童眼睛極為特殊,目光所及之處,在場修煉者皆有種被徹底看穿的感覺。
  而在天一聖地之中,則是一男一女,二人都是天道巔峰的實力,兩人模樣極為相似,就像是一胎所生,唯一不同的是,二人額頭都有著一根獨角,分別為金銀二色。
  獨角上不時浮現出一些遠古的印記,這些印記蘊含著某種恐怖的力量,一旦爆發出來,威力難以想像。
  “臨天聖童!”
  “天一雙子……”
  天芒和玄冥二人紛紛投去目光,戰意更加濃烈了,可以看得出來,這齣現的三人實力不在這二人之下。
  五位……
  在場強者頓時被震住了。
  三大聖地竟然都有絕頂逆天人物,而天一聖地就有兩位。像這樣的人物,數万年都難得出一個,如今竟出現了五位,而且還是在東荒之中,昔年的記載中,這些人物都擁有著問鼎聖主層次的資格。
  如今一下出現了五個,這讓人越加感覺到,東荒再過數百年說不定就要變天了,而且可能會出現王者之爭,屆時位臨絕頂者,將有很大機會問鼎聖主之位,成為蓋世人物。
  不過!
  讓眾人震驚的事還未結束,因為下一刻破碎虛空而來的是一位臉上有著一條疤痕的男子,此人宛若蒼穹上的曜日,一出現就讓眾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
  沒有絲毫的氣勢,也沒有一點威能散發出來,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一樣,可是目光卻蘊含著無以倫比的邪異,每一個與之對視者,都禁不住心生顫栗,哪怕是大人物也不例外。
  宛若有一頭蓋世嗜血凶獸位於此人的體內,一旦此凶獸衝出,必將血濺千里之地。
  而在此人出現後,天芒等人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