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知曉是這樣的話,他們也不會臨時決定讓器體天芒對金魔尊王出手,這等於就是給人送菜。
  大道化形極致與掌控規則,二者在大道的造詣上,何止是相差一點?
  當即!
  曜日和神木兩位尊王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小子,你確實有些能耐,但你以為擁有器體,就能狂妄不自知?”金魔尊王眼眸透出一絲殺意,只見右手五指緩緩併攏,環繞在上方的星雲竟被掐碎了,而執掌的金屬大道也爆發出了無以倫比的恐怖威力。
  “金魔尊王你敢……”
  “還不快收手……”
  曜日和神木兩位尊王勃然色變,趕緊喝道。同時揮動自身威能,瞬息衝了過去。
  轟……
  虛空爆碎。
  兩位尊王被震得氣血澎湃,雖然沒有受傷,但卻是吃了個悶虧,為了防禦這股恐怖的規則力量爆發,二人耗掉了近三分之一的威能,這對兩位尊王來說,可是極為不妙之事。
  雖然能夠恢復,但尊王蘊含的威能是何其龐然,要徹底恢復過來,至少得耗費一些時日才行。
  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威能,對於兩位尊王來說,會影響他們出手的發揮,特別是他們之前早已養精蓄銳,將自身狀態調整到了最佳程度,如今損失如此多威能,屆時若是出手的話,頂多只能發揮出原本八九成的能耐而已。
  無疑!
  兩位尊王吃了個悶虧。
  不過還好,器體天芒保住了,只是被震傷了而已,並沒有大礙,曜日尊王迅速將一顆療傷的高階靈丹餵入天芒嘴裡,同時迅速仔細的檢查了一番,確認沒大礙後才稍稍放心。
  悶虧!
  這一次金器世家可以說是偷雞不成,還蝕把米。
  曜日和神木兩位尊王的臉色極為的不好看,沒有多說什麼,帶著天芒返回了金器世家所在之地。
  不過!
  金器世家也不虧,器體天芒今日表現極為耀眼,縱使最後敗了,但方才器體說具有的可怕神通,卻是讓眾人心顫不已,他日成長起來,必將是一位絕頂的逆天之人,這是毋庸置疑的。
  “兄弟,這金器世家的器體不容小窺,若不是我之前經歷過一次生死,執掌了金屬大道些許規則,恐怕都會在這小子手裡吃虧。方才此子的那等神通,將金屬大道的化形完全融入其中,而且還能吸納其余天地大道轉化,若是你今後遇到他,還要小心一二……”金魔尊王告誡道。
  “嗯!多謝大哥提醒。”
  “兄弟之間,何須客氣。”
  隨後!
  二人閒聊了幾句。
  至於曜日和神木尊王,雖然偶爾會投來目光,不過卻是沒有動手的打算,畢竟金魔尊王的威嚇不小,執掌大道的能耐,令二人頗為忌憚,更何況上海身後還有一位神秘的紫狐。
  除非有必殺的把握,不然金器世家的兩位尊王是不會冒然出手動上海,以免出現意外。
  上海也知道,金器世家的兩位尊王也不是吃素的,雖然現在不出手,但並不表示以後不出手,他們是在等待一個成熟的時機罷了,一旦出手,將會是雷霆必殺手段。
  聖主之心,是必須得取走的,這是玄天聖主之物,上海不會讓它落入其餘人手中。
  轟……
  虛空再度晃動,一道道裂痕浮現。
  霎時!
  所有目光都投向了裂縫之中,顯然是有大人物到了,而看虛空裂縫的撕裂程度,至少是尊者以上層次的。
  唰……
  一名白髮鬚眉的錦袍老者笑瞇瞇的走出,此人渾身激盪著濃郁的水屬大道,就像是一汪無邊無際的汪洋般,令人一見之下,遙不見邊際,深不見底,尊王氣勢油然而生。
  “天龍海家的海龍尊王?”曜日尊王微微一怔。
  天龍海家也是東荒三大萬古世家之一,與丹鼎和金器世家不同,丹鼎世家以煉丹為主,金器世家以煉器為主,而天龍海家則是兩項都涉及,而且無論是煉器還是煉丹,都不比兩大世家差多少。
  關鍵是!
  天龍海家極少出世,無論是各地有何異寶,都很難讓他們出現,哪怕是上一次玄天聖主出現,天龍海家都沒反應,這一次竟然來了,莫非是為了聖主之心不成?
  別人不知道天龍海家的底蘊,曜日尊王等人卻是清楚,哪怕金器和丹鼎兩大世萬古世家加起來,也僅僅能與之相提並論而已,可以想像得到,天龍海家的底蘊有多可怕。
  而且!
  天龍海家是東荒唯一一個能夠在中荒建立分盟的超級勢力,光是這一點就是其餘兩大萬古世家無法比擬的了。
  “三位道友都在?海龍有禮了。”海龍尊王笑瞇瞇的拱了拱手,顯然是個老好人,誰也不願得罪的模樣。
  “海龍道友!”曜日和神木兩位尊王趕緊回禮。
  “嗯!”
  金魔尊王也微微頷首,旋即傳音給上海道:“這位海龍尊王是天龍海家之人,修煉時間比我還長,估計已有四千餘歲了,此人雖然修為看起來不如我等,但是卻擁有著特殊血脈,極難對付,若是不與天龍海家起衝突,就盡量不要起。”
  “四千餘歲……”上海一陣心驚,“活這麼長?不是說尊王頂多只能活到三千餘歲?”
  “那是正常情況,修有一些特殊荒古秘法者,或是吞服延長壽元的天地神物,都可以增加壽元,這海龍尊王兩者都有,雖然他沒有執掌規則,但以他的修為,我與他一戰,勝負也在五五之間而已,畢竟他比我多修了一千年。”金魔尊王緩緩說道。
  “原來如此。”上海頷首。
  這時!
  開啟的裂縫中,出現了一道倩影,通體被氤氳圍攏,難以辨清此女面容,但是渾身蕩漾出的氣息,卻是令人有種莫名的窒息感,隨著這一位神秘女子的出現,在場之人都禁不住將目光移到了她身上。
  這是一位尊者,而且還是一位女尊者。
  並非說女人就不能擁有強絕的實力,只是大部分女子無論資質還是能耐,都比男子要弱三分,要達到更高層次頗為困難,而看這位神秘女子,年齡應該不大,竟然已有尊者層次的境界了,這倒是讓人不得不稱奇。
  曜日和神木兩位尊王眉頭微微一皺,而金魔尊王神色也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大哥,你認識她?”上海察覺到金魔尊王臉上異色,不由問道。
  “不認識!不過她的氣息給我的感覺有些熟悉……”
  金魔尊王說到這裡,眉頭皺得更深了,似乎在回想著什麼,旋即想到了一些事,不由臉色一變,“應該不可能是她吧?以那女子能耐,東荒應該不會有能讓她動心之物,可能是有些相似罷了。”
  “嗯?”上海面露不解。
  “是這樣的,我在中荒遊歷之時,曾踏入過一個險地,那裡連尊王都可能會殞落。當時似乎有一樣驚世秘寶出現,有不少尊王和尊者踏入此地,當時我不慎遇到一位女尊者,此人頗為年輕,但是實力卻是極為恐怖,當時一位尊王與之爭奪某樣寶物,結果……”
  “結果如何?”
  “結果被她一招滅殺,而此女所用的秘法,我從未見過……幸虧她對我沒殺心,不然……”金魔尊王回想起當初之事,不由感到有些心有餘悸。
  “尊王被一招滅殺?是四域的尊王?”上海驚訝道。
  “不是!是中荒的尊王。”
  “中荒尊王都被一招滅殺……”上海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之前他已知曉,中荒的修煉者因為以身為氣海,加上所修的強大秘法和重器,比起四域的強者要高一個層次。
  而中荒的尊王,若是放到四域之中,絕對是絕頂尊王的存在。
  那一位女尊者該有多麼可怕的能耐,竟以尊者層次的實力,越一個層次對戰尊王,還能一招滅殺……
  不過!
  上海吃驚過後,也就釋然了,這樣的人物絕對是舉世罕見的,可能擁有某種特殊的古體也說不定,而他本身就有太古天魔軀,別人擁有其餘古體也不是什麼奇事。
  以古體玄妙莫測之威,越境界斬殺對手不是什麼難事。
  若達到尊者層次,擁有太古天魔軀的上海,也有把握滅殺尊王,不過能否做到對方那樣一擊必殺,還是有些難度的,但是他現在還在成長階段,以後說不定也能達到那等程度。
  “也許是我看錯了,那等人物怎麼會來東荒這等地方。”金魔尊王說道,然後將目光收了回來。
  而海龍尊王出現後,則是站於女尊者的身後,這讓在場之人禁不住感到吃驚,同時也頗為疑惑,這位神秘女尊者是什麼身份?竟然會讓一位尊王甘願位列其後?
  “海龍道友,這位是?”曜日和神木二位尊王上前。
  “兩位道友,這是我的一位師侄,閉關多年,如今出來見見世面。”海龍尊王笑瞇瞇的說道。
  見世面?
  兩位尊王豈會相信這推脫之話,顯然是此女的身份不凡,可能是天海龍家的嫡系傳人也說不定。
  隨後,兩位尊王與海龍尊王閒聊了起來,有意無意的套話,但是後者卻是閉口不言,無奈之下,他們也沒再繼續打聽下去。
  嗯?
  上海忽然敏銳的注意到,一道目光盯著自己,當即順著目光方向望去,不由一陣愕然,因為盯著自己的不是別人,而是那一位出現的神秘女尊者,只是可惜無法看清此女模樣。
  眉頭不由微微一皺,因為上海感覺到,自己在這一道目光下,有種被看透了的異樣感,而眼前這位女尊者給他的感覺,有些危險,這是他的一種直覺,不過這種直覺向來很準。
  能夠讓上海擁有這種感覺者,都是能耐極為可怕的人物。
  “上海!我想與你借一樣東西。”一道女子的聲音傳來,聲調沙啞,但卻又充滿了誘人的磁性,像是直接在心底說話,又像是在耳邊,時遠時近,飄忽不定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