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一品楼高端

在場之人無不為之震驚。
  金器世家的器體天芒,竟然開口就要挑戰金魔尊王?
  以天道巔峰的實力挑戰尊王層次?
  再看金器世家的曜日和神木兩位尊王,神色依舊如初,沒有絲毫的變化,顯然沒有絲毫擔心,莫非這器體天芒真有對抗尊王的能耐?
  雖然金器世家的器體之強,傳聞已久,但具體達到何等程度,卻是沒人清楚,不過傳聞中器體極為特殊,再加上天道初境就能與大人物對招,如今達到了天道巔峰,指不定真有對抗尊王的能耐。
  若是如此的話,那金器世家恐怕再過數百年,就會出現一位無敵尊王了……
  “你要挑戰本尊王?”
  金魔尊王瞥了器體天芒一眼,後者滿臉傲色,通體濃郁的金屬大道環繞,顯然是達到化形的境界了。
  “是的!”
  “可以!”金魔尊王微微頷首。
  “大哥……”
  上海很快明白金魔尊王的用意。
  昔日,自己被曜日尊王等人不顧顏面追殺,此事金魔尊王一直記著,如今金器世家的器體天芒竟然要挑戰他,自然就抱著讓金器世家吃個悶虧的打算,以尊王的能耐,難道還懼一位天道巔峰的高人麼?
  “兄弟,你放心,大哥自有分寸。”金魔尊王說道。
  “那好,大哥小心一些。”
  上海目光不由瞥了曜日和神木尊王二人,這兩位尊王不出手,竟讓後輩出手,對方到底是何用意?不管如何,還是小心點為妙,心念一動,與小鼎聯繫在了一起。
  呲……
  萬千鋒芒從器體天芒身上湧出,濃郁的金屬大道瞬息遍布方圓三千里,就連位於遠處的大人物都有種鋒芒在背的感覺,至於其餘強者,已經退到遠處了,感受到器體的金屬大道之威後,都禁不住感到一陣心驚。
  這時!
  虛空之中游歷的金屬大道之力,大部分都湧向了天芒,就像他本身就是金屬大道的本源一般,回歸了本體,縱使是金魔尊王的威勢壓制,也難以將金屬大道之力全部抽離。
  “果然有些本事。”金魔尊王瞳孔微微一凝。
  “金魔尊王,你號稱東荒金屬大道修煉者的至強者,沒想到在金屬大道的掌控上也就達到這等層度而已,實在很讓我失望……”器體天芒微微抬起頭,雙眸已經被金色銳芒覆蓋。
  “你天生就與金屬大道契合,這乃是你的天賦,以你這等天賦,在金屬大道上的造詣確實會很高,不過你以為憑著這一點,就挑戰我?”金魔尊王冷冷一笑,隨手一展。
  嘩啦……
  虛空中的金屬大道之力,在這一拂之下,被金魔尊王全部抽了回來,而環繞在天芒身上的金屬大道之力,只剩下薄薄的一層。
  “金魔尊王,你這東荒金屬大道修煉者的至強稱號,今日註定要易手了。”器體天芒話音一落,身軀瞬息銳化,宛若一柄斬天神劍,只見在他的胸口上,浮現出了一個古怪的烙印,就像是金屬大道的根源所在,天地間的金屬大道之力,再度被其抽了回去,全部湧入這個烙印中。
  霎時!
  漫天鋒銳衝射而出,鏗鏘的金屬聲不絕於耳。
  在場的強者,包括些許大人物都感到皮膚隱隱刺痛,頓時眾人滿臉愕然,沒想到器體天芒的出手會可怕到這等程度,連大人物都有種危險的感覺,顯然此人的實力早已非一般的逆天了。
  千層空間被刺碎,斬天神劍刺向了金魔尊王的胸膛。
  “碎!”
  金魔尊王低聲一喝,整隻手拍出,瞬息被萬千金屬覆蓋,宛若巨大的神柱,壓落而下。
  咔嚓……
  斬天神劍被拍碎了。
  一抹驚人的鋒銳突然從中射出,金魔尊王渾身一震,無盡金屬從足部升起,護住了周身。
  唪……
  尖銳的聲音傳來,一道淺白色的划痕出現在金魔尊王的脖子上,而器體天芒已經被尊王之威給震飛而出,只見此人身軀上覆蓋了厚重的金屬大道鎧甲,隨之一震,金屬大道鎧甲破碎了,臉頰出現了一條淺淺的傷痕,殷紅的血液順著傷口溢出。
  見到這一幕,在場之人心中狂震。
  二人對拼,竟各自都有傷痕,雖然器體天芒的傷看起來要重一些,但彼此之間可是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以上啊,連尊王都能傷到,這器體天芒太可怕了,若是處於同等境界的話,豈不是碾壓同境界了?
  霎時!
  器體天芒的表現,被些許強者和大人物暗暗記住了,天道巔峰實力就能與尊王匹敵,他日若是成長起來,將會成為一位可怕的人物,這樣的絕代人物竟然出現在金器世家之中,再過個數百年,金器世家的威勢將會更盛。
  畢竟!
  東荒各大勢力雖然表面平靜安穩,但是內裡爭鬥卻不斷,除去老一輩人物外,還有新生一代的強者,特別是後者,這些新生代的強者,才是今後執掌各大勢力的人物。
  如今!
  金器世家出現了一位這樣的逆天人物,恐怕日後東荒將會出現震蕩了。
  “果然有些能耐……”
  金魔尊王看都沒看身上的傷痕,連皮都沒割開,不過這器體天芒,倒是讓他頗為吃驚,此子在金屬大道的掌控上,已經達到了化形的巔峰了,距離化境只有一步之遙。
  若是處於同樣的年紀和修為的話,金魔尊王自認也會略遜一籌。
  “金魔尊王,你老了,今後就由我來統領東荒金屬大道之首。”
  器體天芒擦拭了一下臉頰上的傷痕,嘴角掠起一抹弧度,神色間的傲氣更加濃厚了。
  雖然有一些強者不喜器體天芒狂妄的性格,但也不得不承認,此人確實有著狂妄的資本,這等實力就敢挑戰尊王,像他這樣的年齡,誰敢做出如此瘋狂而大膽的事?
  “本尊王確實老了,但也輪不到你這小輩來指指點點,廢話少說,還有什麼能耐就拿出來吧。”金魔尊王喝道。
  “好!金魔尊王,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金屬大道。”器體天芒雙眸一閃。
  只見,他身上的那個烙印再度浮現而出,與此同時他的身軀漸漸的變成了金屬的顏色,隨後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下,身軀碎開了,化作了萬千顆粒,懸浮在虛空之中。
  霎時!
  虛空中的諸多大道之力,紛紛被這些金屬顆粒吸附,一個個的烙印油然而生,其餘大道之力漸漸的變了……
  “轉化其餘大道為金屬大道……”
  “器體竟擁有這等能耐……”
  “天地之中,遊歷的其餘大道之力遠超金屬大道,此人以器體可以轉化其餘大道,這威力起碼要暴漲十倍以上……”
  在場強者和大人物頓時為之動容了,器體這等轉化其餘大道的神通,簡直太逆天了。
  縱使是金魔尊王,也不由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金魔尊王,今日你雖敗猶榮,作為敗在我手上的第一個尊王,我會記住你的。”
  器體天芒的聲音在虛空迴響,隨之所有金屬顆粒動了,每一顆都厚重無比,蘊含的重力竟達到了五千萬鈞左右,就像是從高空砸落的隕石,僅僅一顆的威力就能滅殺一位大人物。
  這些金屬顆粒不下萬顆,全部催動之下,虛空徹底淪陷了。
  縱使是位於身後的強者們,都被這一擊給震得差點吐血,而那些大人物們更是凝聚出威能和大道,化成護罩護住自身,縱使如此,還是被這恐怖的威力給震得護罩晃動。
  可怕!
  這金器世家的器體太可怕了,如此殺招打出來,哪怕是尊者,稍有不慎都可能會吃上大虧。
  霎時!
  不少強者和大人物明白了金器世家讓器體出手的意義了,一來是讓眾人知曉,金器世家器體的真正強悍之處,二來則是藉金魔尊王的名聲,為器體天芒立威,以挽回昔日品器閣被人摧毀帶來的影響。
  三來,自然是告訴所有勢力和強者,金器世家不是軟柿子,不是誰都能來捏的。
  除此之外!
  這一戰對金器世家還有著諸多好處。
  若是器體勝了!
  無論是金器世家,還是器體天芒,在東荒的聲威都會達到極高的程度,這會給金器世家帶來莫大的好處,比如說會有大量慕名而來的強者和大人物投靠,直接或間接的提升自身在東荒的影響力。
  縱使敗了。
  金器世家也不會有任何損失,畢竟出手的是只有天道巔峰實力的器體天芒,敗在尊王手上,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而以器體天芒方才的表現,已經足夠讓他聲望達到很高的程度了。
  想到這些的強者和大人物們,都禁不住佩服金器世家,連這樣一手都能玩得起來。
  只是,這樣不怕得罪死金魔尊王?
  強者和大人物們並不知,金器世家與金魔尊王,還有上海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畢竟當日被人破壞品器閣之事,金器世家掩蓋了下來,除去一些超級勢力知曉緣由外,其餘人都不清楚,只知道似乎是一個叫做上海的人做的,至於此人來頭,始終沒查出來。
  上萬顆金屬顆粒打來,虛空都崩潰了,這等威能是何等可怕。
  “哼!”
  金魔尊王冷哼了一聲,瞬息破碎的虛空凝固住了,金屬大道規則油然而生,一切都像是靜止了一樣,就連打來的金屬顆粒,都被禁錮在了其中,只見在他的手上,浮現出了一團星雲,上方密佈著世間萬千金屬。
  “執掌規則……”
  “金魔尊王竟已達到這等程度了……”
  曜日和神木兩位尊王頓時為之色變,原本他們預料中,金魔尊王只不過比他們強上一兩分而已,畢竟當日交過手,唯一讓他們忌憚的是來歷神秘的紫狐,卻萬萬沒想到,金魔尊王在金屬大道的掌控上,遠遠超乎了他們的預料之外。
  難道!
  當日的金魔尊王,所用的並不是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