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人形玉器入手,莫軒神色當即鬆弛下來,眼睛瞇成一條縫,嘴角掠起冷笑,縱使眼前這傢伙是個暗賭高手,也輸定了,千萬元晶對於暗賭高手來說也不是小數目啊,損失一個納威珠,並不算什麼,大不了以後再煉回來就行了。
  令狐冥拱了拱手,笑道:“承讓了。”
  “各憑能力。”
  上海嘆了一口氣,臉色有些不大好看,走到了一旁,隨意的撈起了一塊早已看中的玉器。
  雖然還未砸破玉器,但在場不少老手都看得出來,這一次賭局,上海十有八九是輸定了,不過,對於他們來說,能夠看到這樣一場精彩的暗賭對局,已經值了。
  “林道友,輸贏不重要,只要盡力就行了,以你的賭術,很快就能贏回來的。”五嶽上人上前安慰道。
  上海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縱使大家都心裡有數了,但都想看看二人挑選的玉器中,會有什麼樣的寶物出現,一位是賭王,另一位則是深藏不露的暗賭高手,二人所暗之物,絕對不是普通的寶物。
  “兩位,快破開看看吧。”
  “對啊,快看看裡面到底是何物。”不少在場的高手心急的催促著,有的都恨不得上前幫二人破開玉器了。
  “這位道友,我先來?”令狐冥面露微笑的望向了上海。
  “你先來吧。”上海淡淡的點了點頭,神情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樣。
  在場的高手,紛紛閉上了嘴,除去呼吸聲外,再也沒人多吭一聲,整個暗賭區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二人身上。
  令狐冥也不再嬌軀,當場取出了鬼臉玉器,鄭重的放在雙手中,高高的舉了起來,神情尤為虔誠,做完這一切後,他才任由玉器從高處自然砸落,這是常年混跡於暗賭的人的一種破器方式,不用任何器物破開,任由它自然摔落,據說這樣才會破出好東西來。
  嗙……
  脆響傳來。
  濃郁的清香,頓時湧遍了全場,凡是嗅到這股香味的高手,都不由感到躁動的心靈徹底沉寂下來,只見地上躺著一片翠綠的葉子,這塊葉子如剛採摘下來的一樣,新鮮而脆嫩。
  “菩神葉……”
  “竟是這等寶物,此物擁有靜心寧神的強大功效,在心魔滋擾之際,服用此菩神葉,可以強壯心神,驅散心魔。”
  “此物去年曾出過一枚,價值大概在一百萬元晶左右。”
  “差不多,菩神葉功效雖強,但卻只對靈聖巔峰以下有功效,若是再提升一個境界,此物價值至少要翻上數十倍。”
  在場的高手一一評價。
  令狐冥神色依舊,彷彿早已篤定這玉器之物。
  “第一個暗出的是百萬元晶的菩神葉,看來這一次我們贏定了。”石長老極為激動。
  “道友說的沒錯,首次暗出菩神葉,可是個好兆頭啊。”另一名老者的皺臉也禁不住展開了,滿臉的得意和開心,他方才也是湊了全部身家來加入這一場賭局了,如果贏了,他至少有一倍以上的分成。
  “輪到你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暗出什麼來。”石長老得意的看著上海。
  微微搖了搖頭,不想多說什麼,上海將第一個所獲的菱形玉器隨手丟在了地上,伴隨著嗙的落地聲,玉器碎開了,銀色流光在地上飄轉,耀眼之極,眾人禁不住紛紛望去。
  頓時間,安靜下來的暗賭區,再度嘩然了。
  “這是……”
  “極光精!”
  “這也是天地寶物之一,比起之前的,此物融入法器中,有很小的機率讓法器自然衍化出一種名為極光遁的神通,此神通能夠增加本身三成的速度,此物比起之前的天珩水銀價值要高上不少。”
  “可惜量少了一些,而且質地不大純,衍化極光遁的機率最多只有萬分之一,按照這一份的價值,也在百萬元晶左右,若是質地純一些,達到千分之一的話,此物的價值至少要翻上十倍。”
  “確實!”
  不少人紛紛點頭。
  第一件寶物,二人的價值相差無幾,不過對賭的不是三勝兩負,而是按照三樣物品的價值總和來評判的。
  令狐冥舉起了第二個玉器,在眾人目光之下,朝著地下砸落,在爆開的那一剎那,湛藍色虹光沖天而起。
  “有靈性了……”
  “竟然產生了靈性,難道是天地至寶不成?”眾人大驚,早已準備就緒的令狐冥,已經隨手抓了下來,落入他手中的是一條碧綠色的蛟龍,不,這不是蛟龍,而是一根形似蛟龍的木枝。
  “龍仙木……”
  “竟已產生了靈性了,此物是煉製法器的絕佳胚體,以它身上蘊含的靈性而論,至少能夠達到高階地器的程度,若是煉製得當,說不定有機會達到低階天器的程度啊。”
  “低階天器……”
  眾人不由深吸了一口冷氣。
  雖然高階地器和低階天器相差了一層,但二者的威力卻是相差了數十倍以上,持有低階天器者,與同階對敵之際,佔據著極大的優勢,只是天器極為稀少,所需的煉製材料無一不是天地寶物類型的,而且數量極多,對於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來說,想都不用想。
  “此物至少三百萬元晶。”
  “因為是胚體,加上靈性未能大成,此木最多有三百年的生長年齡而已,若是達到千年的話,據說能夠化出可怕的蛟龍大威。”
  三百萬元晶。
  石長老已經樂得合不攏嘴了。
  特別是當上海砸下第二個玉器的時候,眾人禁不住一愣,不知是其餘人,就連他自己本人,也是眉頭擰成一團,怎麼可能呢,明明感知到裡面之物是天地寶物的。
  “哈哈……笑死我了,還以為是什麼東西呢,原來是個破石頭,我勸你還是乖乖認輸吧,免得再丟人現眼了。”石長老昂頭狂笑。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們僥倖贏了。”莫軒也朝前走了兩步,滿臉的微笑,眼神中透出得意之色。
  兩個玉器加起來都四百萬了,再加上最後一個,哪怕是最差的也該有一百萬左右了,三個玉器開出五百萬,在歷年幕夜坊市上,絕無僅有,縱使上海最後一個玉器能夠開出天地寶物,價值也不會超過四百萬的。
  “道友,承讓了。”令狐冥無奈的拱了拱手。
  高手對賭,差一分都會輸,更何況是差了這麼多,第二個玉器幾乎是廢了,而最後一個玉器,他也看過,無法確定此物,但以他的賭術來斷定,這玉器的價值不會超過百萬元晶。
  勝負顯然已見分曉了。
  “最後一個玉器還未破開,你們就斷定自己贏了?”上海抬起頭,眼眸微微一閃,一掃之前的頹廢模樣。
  “哼!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令狐兄,勞煩你破開玉器,讓此人徹底死心算了。”莫軒冷笑道。
  “一點眼力都沒有,還來暗賭,也不怕丟了自己的臉。”石長老冷嘲熱諷,滿臉的得意之色。
  令狐冥遲疑了片刻,看了上海一眼道:“道友,你確定要開啟最後一個?”
  他話裡的意思,其實是在打算給上海保留最後一分顏面和聲望,畢竟對賭只要不完全確定輸贏,就不會對聲望有太大的影響,雖然今日上海輸了,但最後一個玉器只要不打開,聲望還是會因此而大漲的。
  “開啟吧,不看看最後的結果,我不會安心的。”上海笑了笑道。
  “好!”
  令狐冥點了點頭。
  所有人當即屏住了呼吸,不少人緊緊盯著他手上的那一塊人形的玉器,總所周知,一般對賭的高手,都會將最好的東西留到最後,以此來定勝負和全局,先是菩神葉,然後是龍仙木,不知這一次又會出什麼東西。
  而且!
  此人形玉器,當時二人都出手搶奪了,價值絕對在龍仙木之上。
  嗙……
  清脆的聲響,牽動了在場所有人的心。
  吼……
  驚天巨吼從地上爆發而出,宛若從大地深處爬出的可怕凶獸,強絕無比的氣勢,震得靠得較近的臉色煞白,體內氣血翻湧,有的當場七孔被震出了鮮紅的血液。
  令狐冥臉色一變,下意識聚起了威能,護住了周身,其餘人也一樣,不過還是被震退到了百丈開外。
  距離較遠者還好,不過卻還是被震得連連倒退,無人能夠站在原地,哪怕是上海,都在感知到危險的時候,退到人群中,幸虧退得快,幾乎九成的可怕威勢都被前方的人擋住了,而他只承受了一點,縱使如此,還是震得他渾身劇痛,骨頭幾乎要斷了一樣。
  氣勢旋繞,猶如巨大的龍捲沖天而起,撞得防護大陣轟隆作響,在場所有人都滿臉的震驚之色,濃厚的荒古氣息撲面而來,他們感覺就像是面對著從遠古爬出的可怕荒獸。
  在場如此多的靈聖境界絕頂高手,竟都無一倖免的被震開,可見這一次破開之物的貴重。
  可惜氣勢太強,無人能夠辨識裡面之物,但都可以猜得出來,這破開之物絕對是絕頂奇珍。
  不知暗賭區的人被驚動了,就連出售區還有幕夜坊市的高手都聽到聲勢而趕了過來,見到旋繞的恐怖氣勢,前來之人無不為之色變,如此磅礴的威勢,實在太驚人了。
  雖然有不少高手動心了,但他們也沒敢出手搶奪,幕夜坊市是有規矩的,而且後台極為強硬,據說與東荒的萬古三大世家之一有著密切的關係,若是在此鬧事,就等於招惹了萬古三大世家之一。
  吼聲迴響不斷,宛若一頭禁錮多年的荒獸重活。
  “難道這裡面的是沉睡的荒獸?”
  “這……這不可能吧。”
  “怎麼不可能,聽說萬古世家之一的丹鼎世家曾在萬獸天墓中挖出一隻沉睡的荒獸,那隻荒獸還被丹鼎世家救醒了,並將之馴服,據說此荒獸如今已經成為了丹鼎世家的傳承之一了。”
  “馴服荒獸?這怎麼可能……文獻記載的荒獸極為可怕,堪比聖主一流,那豈不是說丹鼎世家擁有一位聖主?”
  “丹鼎世家有沒有聖主,我不知道,但傳聞稱那隻荒獸只是幼仔而已,實力好像才到天道境界,如果完全成長起來,或許有可能達到聖主程度,不過,荒獸要達到聖主層次,沒這麼容易,在遠古時代還好,但現在很難,至少需要數千年,甚至萬年的修煉,才有可能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