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了眨眼睛,上海朝前走了兩步,彎腰撥開了玉器碎片。
  霎時!
  驚人的銳芒爆射而出,正在議論紛紛的圍觀者,當即啞然了,所有人都望向了地下,可都被銳芒刺得眼睛劇痛,趕緊閉上眼,而有的已經下意識聚起了威能,準備出手。
  上海眼睛瞇成一條縫,心下卻是有些吃驚,因為他的感知竟被這泛起可怕銳芒之物給阻隔了。
  一柄劍!
  這是一柄只有手指粗細的劍,不!它並不能稱之為劍,因為它連形體都沒有,只有大略的劍型而已。
  “這是……”
  “道韻靈物,還是金屬的……”
  “天啊,道韻靈物,有生之年竟讓我看到這等稀世奇物。”
  各種驚呼聲引來了遠處高手,不少人紛紛掠向此處,還有一些在交易區的也跑過來了。
  道韻靈物!
  是天地自然形成的,擁有自然道韻,極為罕見,此物可以用以修煉,對感悟己身的道韻有著不小的好處,當然,這種金屬道韻靈物,只對感悟了金屬道韻的修煉者有用而已。
  “道友!五十萬,此物我要了。”
  “才五十萬?我出六十萬。”
  “六十五萬!”
  反應過來的高手們紛紛出價了,其中有一些是領悟了金屬道韻的絕頂高手,還有一些是打算藉機買下來,再以高價賣出去的,無論是哪一種,都紛紛開出了高價。
  短短幾個呼吸,價格就已經達到了八十七萬,連一旁的五嶽道人都禁不住感嘆上海的運氣,先是大運金袋,現在又弄到了道韻靈物,這一趟下來,恐怕都賺了百萬元晶了。
  盯著金屬道韻靈物片刻,上海開口道:“諸位道友,不好意思,在下不打算出售此物。”
  正喊價喊得歡的高手們,頓時停了下來,不少人面露遺憾,這也難怪,對於那些金屬的修煉者來說,此物對他們修煉有著極大的促進作用,特別是在瓶頸階段的那些,若是獲得此物,說不定有機會感悟,從而突破。
  “不過,在下打算用來交換一些延壽靈物,若是大家有,願意交換的可以前來,價格不夠,可以添加些東西。”上海朗聲道。
  “延壽靈物?”
  “道友,你這金屬道韻靈物雖罕見,但相比起延壽靈物來說,還是差了不少,就算拿東西換,也未必能夠換得到啊。”
  “延壽靈物極為難尋,就算有,我們也不會換的。這樣吧,你看還需要何物需要交換的,提出來吧。”說話的有一些,但有延壽靈物的卻沒一個。
  除去延壽靈物外,上海不會換其余東西,他也沒感到意外,延壽靈物極為難尋,而且就算有,幾乎所有高手都會選擇留著,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是不會變賣的。
  畢竟!
  壽元有限,只要還活著,就有辦法不斷提升自身實力,延壽之物在修煉者之中是非常珍貴的,哪怕延長一個月壽元,也說不定能夠在剎那感悟,踏入更高境界,獲得更長的壽元。
  在大荒世界中!
  不乏一些壽元將近,服用一棵延長數月或是一年左右的延壽靈物,從而突破更高境界的高手。
  關於延壽靈物的,還有一位奇人的傳聞,據說此人資質極差,修煉到壽元將近,才靠著延壽靈物突破到靈聖境界,從而獲得多出五十年的壽元,而此人想盡辦法,終於在壽元再度耗盡的時候達到了靈聖巔峰,而他又用了一樣延壽靈物,竟在次日突破了。
  此人每過一個境界,都在壽元將近之時服用延壽靈物,再度突破,最後達到了神道境界,這個傳說在東荒之中傳聞極廣。
  “在下看道友氣運不錯,有沒興趣賭兩手?”一道清朗的聲音傳來,只見三道影子緩步走來。
  上海眼睛微微一瞇。
  別人看不到這三人,並不代表他感知不到,除去為首的俊朗男子外,其餘兩人他都有過交集的,第一個自然是石長老了,第二個則是在坊市外遇到的那名老者。
  三人……
  上海注意到,石長老眼中投來的怨毒,臉色當即微微一變,此地有禁陣存在,無論是氣息還是木有,甚至連靈識都無法穿透,石長老是如何察覺到自己的?
  旋即看到那名老者,他頓時意識到,方才在外並非是巧遇,而是三人特意安排的,可能自己身上被他們特意下了一些追踪之術,可惜現在他體質紊亂,無法察覺,所以被人有機可乘了。
  “怎麼?不敢還是怕了?方才道友的豪賭氣勢呢?”俊朗男子語氣中帶著嘲諷和激將。
  “林道友,算了,今日也賭夠了。”五嶽上人提醒了一句,話裡的意思是,這三人是有備而來,若是與對方賭的話,說不定會賠本,千萬不要因為對方的激將而上當。
  原本!
  在讓石長老放血後,上海是沒打算再追究了,畢竟這裡是千沙門的地盤,在此招惹是非,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雖然他的想法是不錯,但石長老似乎不願這麼輕易放過自己。
  而且!
  上海還察覺到石長老方才投來的目光,帶著濃烈的殺意,接二連三的跑來找麻煩,他可沒這麼好的脾氣。
  “怕?”上海笑道:“我長這麼大,還沒怕過什麼,不就是賭麼。”
  “道友夠爽快。”俊朗男子也笑了。
  “既然你要求對賭,那我先說一下,每賭一局,至少五百萬元晶,除此之外,贏家還可以獲得輸家在玉器中所獲的全部之物。”上海開口說道。
  嘶……
  頓時,在場圍觀的高手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就連五嶽上人臉色都變了,五百萬元晶一局,這對賭之局也太大了,歷年來的幕夜訪市中,最大也不過百萬豪賭而已,如今竟然比以往大了五倍。
  今日若是真賭了,將會成為歷代幕夜訪市中的豪賭。
  俊朗男子神色微微一變。
  石長老二人就更不用說了,臉色有些難看,五百萬元晶可不是小數目,哪怕就是將他們二人扒光了,也值不到五百萬元晶。
  “怎麼?怕了?還是不敢了?”上海反言譏諷道。
  “怕?”
  俊朗男子冷笑道:“我就怕道友身上沒有五百萬元晶,如果有,在下願意一賭。”
  “這裡已經有一百萬了,不知此物可夠四百萬?”上海取出了銀錘,此物可是聖地的靈聖巔峰高手煉製的,裡面蘊含的道紋足足有八百餘道,此物取出來,當即令全場一陣驚呼。
  “八百餘條道紋,這起碼是靈聖巔峰高手煉製的。”
  “起碼煉製了四五十年以上,此物價值最少都在三百萬元晶以上。”
  “他難道是靈聖巔峰高手?”
  “應該不是,若是的話早就被邀請到了訪市最深層了,應該是意外所獲的,此物上方的寶光極為強烈,可能是用了不少天地靈物祭煉過,此物起碼在高階地器中也是頂尖的了,絕對值四百萬元晶。”
  在場的都是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更有不少眼力毒辣之輩,一般寶物的價值,光憑第一眼就能判斷出個大概。
  看到銀錘,哪怕是俊朗男子的目光也不免露出一絲貪婪,以他的眼力自然也能判斷出此物的不凡,高階地器,而且還是位於最頂端的那種,無論是變賣還是自己用,都非常划算。
  “勉強夠了。”俊朗男子點了點頭。
  “既然我的夠了,閣下的是否也該拿出來了?”上海當即收起銀錘。
  “你等一下。”
  俊朗男子隨後走到了後方,與石長老等人交談了起來,三人七湊八拼,最後還找訪市借了兩百萬,才籌齊了五百萬。
  “怎麼賭?”上海說道。
  “各自挑選五十個玉器,所獲之物加起來讓大家評斷,多出者勝,如何?”俊朗男子說道。
  “行!”
  二人正打算開始。
  “暫且等一下。”
  俊朗男子抬了抬手,旋即低下頭,似乎在與誰傳音的模樣,旋即他抬起頭,眼眸透出一抹驚喜之色,然後開口朗聲說道:“我想加賭注,你可敢跟注?”
  “加註?”
  “還加?五百萬元晶的賭注不夠?”
  “兩個五百萬,加起來就是千萬了,還要往上加?”
  圍觀的高手們紛紛嘩然了,如果繼續加註,那麼幕夜坊市往後千年內都難以有人再打破這個對賭的記錄了。
  還加?
  上海眉頭一皺,他感覺到俊朗男子方才臨時加註,似乎是傳音之後,莫非有人看好此人?不過他倒是沒考慮太多,加就加,反正自己五感能夠滲入玉器之中,贏面絕對不小。
  “再加五百萬?”
  “行,就再加五百萬。”
  俊朗男子咬了咬牙,旋即朝著胸口一拍,腦門後射出了一件扇子模樣的法器,此物一出現,頓時散發出濃郁的寶光,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一件不弱於銀錘的高階地器,而且在上方還刻錄著九百條道紋。
  上海也沒多說什麼,取出了兩件高階地器,這是在妖魔戰場內,從另外兩名靈聖巔峰高手身上所獲的,比起銀錘只差一點而已,不過在道紋上,卻是達到了八百五十道以上。
  四件高階地器,而且還都是靈聖巔峰的絕頂高手專屬之物……
  在場之人滿臉震驚。
  俊朗男子取出一樣也就算了,上海竟拿出了三樣,這種高階地器可是經過靈聖巔峰高手多年祭煉的,花費了無數心血凝成,任何一件在靈聖境界的絕頂高手手中,都能發揮出比原本強大數倍的威力。
  原本的五百萬豪賭,竟一下升到了千萬豪賭,令在場不少高手暗暗咋舌。
  隨後,上海將三樣高階地器,連同一百多萬的元晶交給了幕夜坊市的人,這是避免對賭有人賴賬,而俊朗男子也是一樣,將所有東西都掏了出來。
  “現在可以開始了吧?”
  “當然!”俊朗男子咧嘴一笑,神色上滿是自信,“令狐道友,這一次可要麻煩你了。”
  “莫道友客氣了,在下一年多未沾暗賭,正好手癢得很。唉,說來慚愧,前年和去年出手撈得太多了,以至於幕夜訪市都禁止我參加暗賭,不過,若是替人對賭,倒是不算壞了規矩。”一道沙啞的嗓音傳來,一名高手來到了俊朗男子的身側。
  前年和去年……
  令狐……
  在場一些高人似乎猜到了什麼,神色當即一變。
  “莫非,閣下就是前年和去年暗賭收刮了價值八百餘萬元晶之物的賭王令狐冥?”一人試探的問了一句。
  “賭王不敢當,在下卻是令狐冥。”那名男子雖這麼說,但言語中充滿了傲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