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还不快伏诛……”
  司妃萱娇喝一声,圣莲变得越加璀璨,烧灼的莲火绽放出淡淡的白芒,随身而舞,婀娜多姿的身段,无暇无逅的玉体,在莲火中若隐若现,给人感觉越加圣洁。
  “哼!”
  副魔怒哼。
  融入体内的三件圣物,惊天威能全数放出,原本高达一丈的身躯,迅速放大,眨眼间涨到十丈左右,滔天魔气,狂舞摇曳,震得大地不停的轰鸣,硕大的魔掌,顿时将大半天空遮掩,横空砸落而下。
  司妃萱清冷的神情微微一变,将那一根发簪丢出,清脆悦耳的鸣声响彻方圆十里,硕大的金黄色凤鸟飞腾而起,伴着两朵散发着神光的玉莲,带着漫天莲火,扑飞而下。
  没有任何巨大的声响,金黄色凤鸟与魔掌相互撞击在一起,顿时爆发出了耀眼的白光。
  待到白光消逝之后,不远处的山丘,纷纷夷为平地。
  金黄色凤鸟,翅膀折断,化为一柄断裂的发簪落在了地上,司妃萱脸色泛白,娇躯微微一颤,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方才的那一击,令她体内的真元完全耗尽,再无任何还手之力。
  “哈哈……幸亏你不是处子之身,不然本座还真会死在你手上……”副魔身形缩回了一丈左右,横身一挪,瞬间出现在司妃萱的面前。
  司妃萱盯着副魔,娇躯禁不住剧烈颤抖起来,美目顿时变得黯淡起来。
  “圣女,本座现在就尝尝你的滋味。”副魔舔了舔嘴唇,右手猛然捏住了司妃萱的脖子,魔气狂涌而入,将她完全定在了原地,目光肆意的打量着她遮掩在白纱下的玉体。
  司妃萱银牙紧咬,无比憎恨的盯着副魔。
  “你恨我?”
  副魔冷冷一笑,“你不该恨我,要恨就恨夺走你处子之身的那个家伙,不然你怎么会落在本座手里?哈哈,先让本座看看,圣女和其他女人有什么不同之处……”说话间,他的五指抓向了那一身轻纱的领角。
  白皙如雪玉般的肌肤,还有那副憎恨的模样,纵使是身为魔头的副魔都感到怦然心动,更别说他人了,而且这乃是一位圣女啊,地位高高在上,只能被人敬仰的存在。
  如今!
  这样的绝色佳人竟在自己手上。
  眼见副魔要撕,司妃萱含怒道:“你敢……”
  “本座有何不敢的,就算你是圣女今日也要后悔落入本座之手,就让世人看看,你这所谓冰清玉洁的圣女吧……”
  副魔猛地一扯。
  陡然!
  即将撕下领角的五指忽然间僵住了,仿佛不再受到他的控制一样,他的脸色当即一变。
  “这副万古魔头之体,不是已被本座给炼化了?怎么会这样……古核,那一颗古核……”副魔面露慌色,只见他粗狂的面容正在变幻,渐渐的勾勒出了一个少年的模样,此人正是上海。
  “是他……”司妃萱惊愕之余,神色复杂无比。
  “你以为你炼化了我的分身?”少年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对副魔说道:“你千算万算,唯独错漏了一件事,你不该将血杀给吞噬了,虽然你融合了他,但你却不知道,我和他早已订立了远古主仆契约,我不但能够执掌他的生死,还能掌控他的魂魄。”
  “远古主仆契约,你怎么会懂得这远古奇术……”副魔顿时勃然色变。
  “你不用管这些,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帮我将这副魔臂彻底炼化,并且还让天魔分身突破到灵师一境巅峰的程度,我还在发愁,该怎么让天魔分身突破呢,这要多谢你的帮忙了。”少年传音道。
  “你……”
  副魔恍惚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咆哮道:“臭小子,原来从一开始,你就和那个叛徒在算计本座,一步步的让本座落入你们的圈套中,你让本座夺下这万古魔头之体,原来是为了让本座帮你将魔臂炼化,并提升魔体……”
  “看来你也不傻。”
  “你干什么?你要炼化本座的副魂……你敢,主魂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识相就放开本座……”副魔慌乱的声音传出。
  “主魂早就不会放过我了,你的威胁对哥哥我没用,血杀,他就交给你去炼化了……”少年哼了一声。
  “是!主人!”
  另一道声音传出,原本早已被吞噬的血杀,出现在了副魂周边,开始吞噬他的魂力。
  “叛徒,凭你也想吞噬本座?”副魂咆哮道,化作紫色光球,朝着天魔分身外冲去,可刚冲到一半,却被较小的紫色光球给拖住了,直接拉入了这副身体的深处。
  “魂一,别挣扎了,你是逃不出这里的。”血杀冷冷一笑,已经扑上去开始吞噬了起来。
  副魂虽被困,但他毕竟是绝代凶魔的最强副魂之一,血杀与副魂的争斗,顿时落了下风,上海不得不控制天魔分身,协助血杀,果然不愧是绝代凶魔,仅仅只是副魂,都如此难对付。
  就在专心控制天魔分身之际,上海突然敏锐的感受到身后传来数道强大的足以威胁道自己的气息。
  “妖魔!给本王去死吧。”
  “水天涟漪!”
  金魄王等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身后,三人手持圣物,纷纷斩向了天魔分身,可偏偏这个时候,副魂似乎找到了脱逃的机会,疯狂的反扑起来,令原本定住天魔分身的他无法动弹半分。
  倒霉!
  上海低骂了一声。
  当时夺回天魔分身的时候,并没有将体型恢复过来,依旧是副魔外形,虽然脸型变了一些,但没多大用处,转过脸也没用。
  金魄王等人的心思,他是一清二楚,除去之前报副魔给这批人下裂心术的仇外,还有那三件圣物,在见识到圣物的威力后,要说不动心是假的,他们之所以没出手,正是等这个时机。
  就等副魔和司妃萱二人拼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出来捡漏。
  金魄王浑身金芒迸发,手持金色大锤,犹如天神临世,暴涨而出的锐利金芒,将周边一切都刺得支离破碎,再配上金圣根所带的金之威能,声威更是强得可怕,若是被轰中,哪怕是灵师二境的高手也难挡这威力。
  更别说紧随而至的还有手持圣物的水凝郡主和木魄王二人,这两人的声势不比金魄王差多少,几乎将圣物最大威能催发出来了,三人全力出手,哪怕是全盛时期的副魔也不敢硬挡。
  在与司妃萱一战后,天魔分身的力量耗了近半,此刻又不能动身,被三人联手击中,绝对是有死无生。
  突然!
  一抹惊艳的剑光闪耀而过,完美而绝伦,没有丝毫的破绽,也没有一点声势,更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这么静悄悄的出现了,不显突兀,自然而流畅,这是赏心悦目的一剑,但同时又是惊天的一剑。
  那柄剑上绽放出来的五色光芒,足以说明它也是圣物中的一件,但在施展之人手中,却发挥出了无以伦比的威力。
  三道星芒闪烁,是那么的唯美漂亮,但却蕴含了极为可怕的杀伤力,而它们出现的是那么的快,那么的恰当,完全挡在金魄王三人面前,若是他们硬撑着出手干掉天魔分身,那他们也会被这三道星芒斩杀。
  以命换命?
  金魄王三人可不是傻子,他们才不会做这种事,四顾气势撞击在了一起,三人纷纷朝后退了一步。
  一名青衣男子站于他们的面前,焕发着五色光泽的剑被他举了起来,左手轻柔的抚摸着,充满沧桑的眼眸,带着无尽的柔意,仿佛面对挚爱一样。
  “是你……”
  “青弑天……”
  “你为何阻挡我们?”
  金魄王三人震惊的看着青衣男子,谁都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会出现在圣炼之中。
  对于青弑天的名气,金魄王等人自然有所耳闻,而且还与他交过手,并且败在此人手上,千年来难得一见的绝顶天才,这个名称绝对不是虚的,哪怕是激发了圣根的他们,都没把握能赢得过此人。
  只是在上一次圣炼中,此人听闻被别人暗算后,还废去了根骨,完全成为了一个废人,如今竟完好的站在他们面前,而且实力不但没有退步,反而比以往还要强几分。
  不管如何,青弑天已经恢复了,那个千年难得一见的绝顶天才,再度归来了。
  青弑天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还别人的人情。”
  他没再多说什么,手中剑型圣物一摆,已经用行动告诉了金魄王等人,要斩杀天魔分身,得先经过他这一关才行。
  金魄王三人顿时面露忌惮,方才的出手,早已看出对方实力的可怕,再加上对方也有圣物,除非拼死一斗,不然是别想从那个古怪男子身上获得剩余的三样圣物。
  “听闻青弑天乃是我们五行族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在下木帝尊,木帝临是我哥哥,你应该认识吧?”木帝尊提着一柄焕发着五色光泽的无双刃,出现在众人眼前。
  青弑天瞳孔缩了一下,依旧沉默,手中的剑型圣物却禁不住微微晃动起来。
  “三位族兄族姐,你们缠着青弑天片刻,待我斩杀那名男子,再来与此人一会。”木帝尊说完,身上幻化出三道青影,犹如万年老树的根一样,迅速蔓延而出。
  “‘源木心诀’第三层……”
  “难怪他有如此自信,原来早已将这部木圣祖创立的神功修炼到第三层了。”
  “这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连我这做哥哥的都没想到,他此刻的实力早已超过了我了……”木魄王微微一笑。
  呲……
  一点星芒绽露。
  三道青影,迅速重叠在一起,瞬息之间,穿透了那一点星芒,绽放的星芒顿时破除了。
  青弑天额角掉下了一缕碎发。
  “千年难得一见的绝顶天才,也不过如此。”木帝尊出现在后方,眼眸朝后瞥了一眼。
  “你的人情,我还完了……”青弑天叹了一口气,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返身就走。
  这时!
  木帝尊的脸色微微一变,只见他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血痕,只是这一道血痕比较浅,才刚划破表皮罢了,并没有伤到血管,他并没有赢,而是输了。
  身为王族,被誉为绝顶天才,有生之年能够直追圣祖的他,竟然输了,还输给了曾经的废物,忽然,他的眼角注意到了正掐着司妃萱领口的天魔分身,莫名的嫉恨和怒火冲天而起。
  “妖魔,给我撤手……”
  木帝尊全力催动“源木心诀”第三层,三道青影犹如神魔般,汇聚在他身后,强大无匹的威能,尽数爆发而出,漫天青影,临空天降,哪怕是身后跟上来的金魄王三人,也不由为之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