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水蓝色的剑型圣物,落到了水凝郡主手上,犹如水波般的涟漪迅速荡漾开来,密布在她身上的圣纹,犹如狂潮翻涌,似烟似雾的水气,令她的身影变得逐渐模糊起来,弥漫的气势也骤然一变。
  其余几件圣物,似乎早已通灵,立即折转了方向,朝着大殿外飞射而出。
  在见识到金魄王和水凝郡主的变化后,在场的年轻高手们纷纷出手,抢夺着飞射而出的圣物。
  炎玄王等人也不敢怠慢,加入抢夺行列之中。
  与此同时!
  一名浑身散发着圣洁气息的女子踩着一朵巨大的白莲,飞掠而来,随手一扬,一朵朵巴掌大小的圣莲冷炎朝副魔射出,逼得副魔不得不收回手,仓促之间,两道惊鸿从他手中激射而出,赫然是两件圣物。
  奇怪的是,这两件圣物并不像其他圣物一般,直接朝殿外遁走,而是直接落入了女子手中。
  唪!
  圣莲冷炎升起,两件圣物上的五色光泽顿时消失了,露出了它们的真实模样,其中一支是发簪,整体是一只凤凰的模样,落入女子手里后,这发簪竟如同活了一样,展翅欲飞。
  另外一样则是一朵巴掌大小的玉莲,通体晶透,但却又栩栩如生,上方还沾着一滴露水,仿佛刚刚采摘回来的新鲜之物,淡淡的清香,令人一闻之下,顿时心旷神怡,神态饱满。
  “丢失万年,终于寻回来了……”司妃萱怀恋的看了一眼两样物品,随后将它们收了起来。
  “你是瑶池天殿的哪一代圣女?”副魔沉声问道。望向女子的目光,充斥着忌惮之色。
  “既然你知道我是瑶池天殿的圣女,那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将你所夺的圣物交出来。”司妃萱淡淡的瞥了副魔一眼。
  “大言不惭!”
  副魔怒喝了一声,旋即望向女子的目光带着一丝讶异之色,旋即意味深长的笑道:“哈哈,本座差点被你所骗,听闻你们瑶池圣殿历代圣女所学的‘仙莲净炎功’,可是要求女子乃是处子之身,才能发挥出最强威能,若你是处子,本座还真不是你对手,可惜,你已非处子,顶多发挥出此神功的三成威力罢了,本座还怕你不成。”
  司妃萱的脸当即冷了下来。
  远处正观望的上海,听到这句话,顿时面露讶异,一脸呆滞的看着她,难道自己误会她了?
  在他想法看来,与这名女子发生关系,二人顶多算是各取所需罢了,毕竟模糊的记忆中,女子表现火辣而狂野,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内,他早就知道,第一次对女子的重要性。
  而更没想到的是,对方失去处子之身,会导致自身的功法威力锐减,上海忽然感到心里有些不大好受起来,隐隐感到有些亏欠,或许其中发生了一些他并不知道的缘由,但不管如何,自己毕竟是破了她的身子。
  上海心本就不坏,如果女子要求他负责的话,他是不会推脱的,不过二人此刻关系有些僵,算了,一切顺其自然吧,圣物抢夺激烈,已经有人因为抢夺而被人暗算,此刻还倒在地上没有起来。
  “不知谁有如此大的艳福,竟能让你甘愿为其破身,不过,纵使破身,你还是瑶池天殿的圣女,本座听闻瑶池天殿圣女不但姿色倾城,而且极少嫁人,本座还未尝过圣女滋味,正好拿你来试一试味道。”副魔舔了舔嘴角。
  “你找死!”
  司妃萱目露寒芒,双手交错,繁复的掐动各种玄妙印诀,下方的白莲化作漫天莲火,铺天盖地的罩向副魔,与此同时,她已取出那一根玉莲,随手一扬,上方九枚花瓣纷纷落下,化作漫天花瓣,每一朵都有千钧之重,如同小型山岳般压向副魔。
  副魔神色凝重,右手一扬,手中剩余的三件圣物纳入了体内。
  浑身一震,他体内的噬魔古核爆发道道玄奥的幽芒,交错于周身,密布的幽芒令他的身体涨大了两倍以上,饱含在魔臂的魔元,全数被调动,肌肉顿时变得犹如金铁般光润。
  “哈……”
  副魔低喝一声,极速晃动,身躯幻化出了数百道,这每一道身体竟都不是虚的,而都是实实在在,以无上魔气凝聚而成,每一道都拥有着本体三成左右的威力。
  轰隆隆……
  大殿剧烈颤动,仿佛随时都要塌了一样,幸亏大殿内密布圣文,二人交手激发出来的余波,尽数被圣文吸纳。
  这两人的交手威力太强,连正在抢夺圣物的高手,在余波冲撞之下,实力弱的连连吐血,实力强的倒还能撑着,但护体的力量以极快的速度在削弱,恐怕也难以支持太久。
  而司妃萱和副魔的交手,正处于大殿入口处,将众人堵在了里面。
  余波阵阵!
  已经有一些年轻高手抵挡不住倒下了,有不少人注意到夺到圣物的金魄王和水凝郡主二人都完好无损,激荡的余波打在他们身上,自主被圣物的威能给震到了一旁。
  众人不止眼红圣物的威能,还有它能够让自己保命,剩余四样圣物的抢夺,顿时变得更加激烈起来。
  嗖!
  一样圣物被炎玄王抓到手里,那是一颗冒着火焰的珠子,顿时他身上的火焰升腾而起,圣纹化作道道金焰,犹如火焰盔甲一般,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比起金魄王等人还要略胜一筹。
  莫少修因为受了重伤,此刻躲在角落中,看着前方护着自己的上海,心禁不住一颤,不由说道:“你不用管我,现在还有四件圣物,以你的实力,有很大机会获得一件的。”
  “我倒是想去了……”
  上海苦笑的摇了摇头,不是他不想拿到圣物,而是他感觉到,那些圣物已经完全通灵了,不是众人在抢它们,而是它们在挑众人,当然,也可以像副魔那样,以强大实力将圣物强行掳下来。
  不过,就算他真有副魔这般实力,也无法拿到圣物,因为方才在接触的灵棺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一些东西,纵使拥有这些圣物,除非它们是原本主人之物,不然是无法长久拥有。
  既然如此,他干嘛还冒着生命危险去跟别人抢夺。
  上海看了一眼正在激斗的司妃萱和副魔,二人实力都很可怕,两者竟然势均力敌,再看其余人,都在抢夺着圣物,并没人注意到他。
  “莫兄弟,用魔元帮我激发一下它。”上海从储物袋中取出了源金法珠,顺手递了过去。
  “这是……”
  莫少修怔了怔,但却是将手压在了源金发珠上,魔元灌入了其中。
  顿时!
  啵的一声,源金法珠被激发,亮起了黑金色的光盾,将上海周身给笼罩在了其中。
  顶着光盾,上海没有任何停留,冲向了灵棺,阵阵余波,还有年轻高手交手时,不慎爆出的威能,犹如雨点一般,轰在光盾上,原本厚实的光盾,眨眼间就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了。
  “没有天魔分身在,还真是麻烦。”
  上海盯了一眼副魔,虽然痛恨对方夺走了天魔分身,但却不得不承认,天魔分身在副魔手上,确实发挥出了最强的威力,就连魔臂都被对方直接给炼化了,如今的天魔分身实力,至少达到了灵师二境。
  神色变幻了一下后,他迅速收回目光,加快速度掠到了灵棺旁,当即催动识海中的那一颗由灵识凝聚而成的光球,埋下头部下方,双眼变得碧绿无比,整个灵棺的秘密完全袒露在他眼前。
  这是土圣祖的灵棺,而且是一个真正放置土圣祖灵体的灵棺,只是灵体已经化掉了,只剩下一颗土黄色的光球在里面,还有三样散发着恒古气息的物品躺在最下方。
  土黄色的光球,上海虽是第一次见,但却可以认出,这是土族的至宝“土之源”,相当于他曾用过的“木之源”,甚至价值还要高得多,毕竟“木之源”已经用尽了,“土之源”既然放在这里,那肯定没人用过。
  至于其余三样物品,虽然无法辨识出是什么东西,但光是从外形和古朴的气息来看,绝对超过十一件灵物。
  “果然里面还有奥秘,幸亏我在神树下方感悟天道韵律,获得了木圣祖的一些传承碎片,并接触了土圣祖的灵棺,才能发现这里面暗藏着如此多的东西,这灵棺深处,刻的不是圣文,而是强大的天道韵律,若是有人强行打开,哪怕是绝代凶魔前来,也会被这些天道韵律化为灰烬,唯一的办法就是拥有圣祖传承,并且必须得是土木两位圣祖才行,因为暗含了土生木的天地奥理。”
  上海极力催动识海内的光球,碧色灵识快速流转到了他的手掌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指触碰在灵棺边缘上,只见土黄色的波光泛起,手指轻而易举的穿了进去。
  此刻他心底不免感到紧张,毕竟最里面可是由土圣祖亲自布下的天道韵律,蕴含的威能足以将整座寝陵给化为乌有,要是不小心弄错了,恐怕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当手指穿透天道韵律的时候,上海吊在嗓子眼的心,总算沉了下来,迅速朝里面一抓,速度又快又准,直接将四样东西捞入手里,为了避免这些东西出现就产生异象而引起他人注意,没等完全拿出来,就立即丢入天罡戒中。
  四样东西全收入手里后,上海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一趟寝陵没有白来,至于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只能等这一次的圣炼结束后,再去好好辨识一下了。
  他并没选择放入储物袋,因为担心圣炼结束被圣殿长老察觉到,特别是“土之源”此物,可是土族的至宝,若是被圣殿长老察觉,定然会被交给土族的王族,到时候顶多给他一些象征性的奖励而已。
  啵!
  源金法珠晃动了几下,黑色光盾即将破灭。
  上海立即转身朝后方跑去,宝物入手,心中一阵窃喜,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怒吼,“臭女人,给脸不要脸,别逼本座辣手摧花。”
  开口者乃是副魔,此人浑身被司妃萱发出的漫天莲火围绕,一时之间难以突围,顿时震怒不已。
  而此刻,他忽然感到心头涌现出一丝异样。
  天魔分身……
  竟没被副魔完全掌控,那么……
  上海望向副魔的眼神顿时变了,这或许是个机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